李丽莎松果无圣光

李丽莎松果无圣光

继入东人医院,治一星期,仍然无效。爰本此义拟方于下。

此证若当其大热之初,急投以坎离互根汤,既能退热,又能升达肾气,其心脏得肾气之助,不至麻痹,即不难转危为安也。煎汤服之,其核必消。

肝开窍于目,目得血而能视,肝伤血少,所以其目暗也。是以六一散为治暑痢之定方,而非所论于秋日之痢也。

知其伏气之热已消,所余者惟阴虚之热也,当再投以育阴之方,俾多服数剂自能全愈。 而又加金银花、三七以解毒,芦根、连翘以引之上行,此肺胃双理之剂也。

知其外感之实热,已入阳明之府。惟发热汗多者,不宜用耳。

 曾阅《山西医志》二十四期,有人过服燥热峻烈之药,骤发痉厥,角弓反张,口吐血沫。病者胡××之幼子,年三岁。

Leave a Reply